擾民一下,最近在調查CWT35尊禮本的民調(?)如果有興趣歡迎樓下填單,感恩。

 

*作者腦洞大

 

        如果再給你一次機會,你會選擇去挽回什麼?你又要如何在這天平上取得平衡點?

 

        他不斷的墜落、在墜落他不知自己將會落在何處,身旁被一股柔和又熟悉的暖流所包圍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倏地,宗像禮司睜開眼,然後這才赫然想起,自己已經「回到」了過去。他為了周防男人而叛離自己的大義,而不顧一切回到了「事發前」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宗像禮司煩躁的瞟了眼牆上的日曆,只剩下一個禮拜了,距離那個名為十束的青年死去的日子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如果自己無法在那之前阻止,那麼不可回溯的悲劇將再次上演!不!他不能再一次讓這種事發生,自己之所以回來,不就是為了不要再失去那個男人了嗎?

 

        於是宗像禮司在床上翻來覆去,最終還是輾轉難眠,於是他猶豫了一會,還是拿起了終端機,然後將他撥出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而終端機另端響了幾聲後,隨即被接了起來:『喂?』

 

        「……」然當終端機被接通後,宗像的一顆心又糾結了起來,一時間竟不知該說些什麼,只能選擇沉默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『啊!宗像,你該不會是因為半夜太寂寞而打過來吧?』周防忽然輕笑了出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宗像禮司內心不禁有些訝異:「你怎麼知道是我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周防輕笑了出來,『這時除了你,還會有誰打來?』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你現在在哪?」宗像禮司懶得和他繼續廢話下去,於是開門見山的道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『呵!你真的是寂寞到需要人陪了嗎?』周防戲謔的說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周防!你最好閉嘴!我是有正事與你商量,現在馬上給我到之前那間酒吧去。」宗像禮司不悅的打斷他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『……十分鐘。』這次周防倒是沒再說些什麼,只是簡略的說了句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之後宗像禮司便將終端機給掛斷,隨即趕到酒吧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而到了酒吧後,宗像禮司一眼便瞧見做在那的周防,對方也看見了自己,「你還真是慢啊!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難得啊!還真是準時。」宗像禮司微挑起眉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有什麼事嗎?」周防遞給對方一杯酒後,便突然淡淡的問道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……周防,或許我突然對你說這些,你會覺得百思不解,但是請你務必切記,請注意吠舞羅全員的安危。」宗像禮司接過酒後,凝視著他鑿金色的眼瞳道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哈?」周防莫名其妙的看著他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宗像禮司看著他熟悉的面孔,以及真的還確切「活著」的模樣,忍不住又回想起那天的事,鮮血染上他的雙手,周防逐漸在自己的懷中失溫,這一切他都不願再次發生了!他是真的不想失去周防啊!

 

        為什麼對方不懂呢?

 

        突然周防錯愕的瞧著自己,宗像理司不禁順著她的視線撫上自己的臉,這才意外發現自己居然哭了!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宗像……你!」周防神情複雜的看著他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呵!周防,我只能告訴你一句話,也請你牢記這句話。請你……多珍惜自己一點。」宗像禮司痛苦的站起身,然後不等他反應過來,便狼狽的快速離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他是不能洩漏天機的。所以他只能僅此而已!他只能為周防做地如此多!但若是當他再次看到失控的周防,他還能如此冷靜的袖手旁觀嗎?呵!這個答案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吧!

 

        這次……他是鐵了心腸,他絕對不會再讓周防重蹈覆轍了!就算違背了自己的大義,他也在所不惜!這一切僅是不願周防死去而已!

 

灕月:

《CWT35尊禮本調查》
https://docs.google.com/forms/d/1oZKKMv2JLJyjnq2kayul3VQ-p5iiP-Lz6QZMvmSAWKA/viewform

 

這篇我居然發了一整晚的時間(痛哭)一直有外因干擾我,導致我打了三個小時才完稿##現在我累的說不出什麼了(死目)最後感謝願意賜票&收藏的親們,我愛你們。有任何意見都歡迎上前提問唷!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灕月 的頭像
灕月

請小心內有坑洞BOSS,跌坑請稍候~

灕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