乾元:Alpha

中庸:Beta

坤澤:Omega

 

*送給親友的文

*洛冰河X沈九

 

        指尖觸及灼熱硬挺的凶器,沈清秋忍不住一個哆嗦,神情慌亂無措的將手急忙抽回,臉色煞是蒼白的搖頭,驚恐向洛冰河說道:「不成!我真的承受不住!」他雙腿發軟腰臀無力,敏感淫亂的身軀禁不起瘋狂索求,不住輕微顫抖,洛冰河這種單方面施暴的性愛,令沈清秋渾身散了架似的苦不堪言,難以啟齒的羞恥處酸麻刺痛,不分晝夜的歡愛讓他早已身心俱疲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強硬將人拉回自己身邊,洛冰河如同逗弄自己豢養的金絲雀,大手輕柔愛撫過沈清秋大腿內側,沿著淫液滑落所留下的痕跡畫圈打轉,挑起他身體每根敏感神經,濃郁竹香頓時散發瀰漫,氣味清雅卻又使人著迷,坤澤本能誘惑自己的乾元共赴雲雨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瞅著有幾分可憐意味,身軀瑟瑟發抖縮在鐵籠一旁的沈清秋,洛冰河微挑眉,下一刻忽然將他的右腿抬高,露出因過度使用而肉縫不斷翕闔的豔紅穴口,這個屈辱的不雅姿勢,瞬間令沈清秋難堪的別過臉,這次沒有做出多餘的反抗浪費氣力,但羞憤欲死的神情卻透露他真實情緒,難得見師尊這般隱忍,也不禁讓洛冰河多了幾分玩味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他曖昧的摩娑著對方精緻足踝,肌理線條優美,雖不比女子纖細,卻又蘊含幾分勁道與爆發力,修剪平整的腳趾,圓潤白皙顯得勻稱可愛,長年在養尊處優的環境,不同於糙漢子生薄繭,反倒似冰肌玉骨,自清涼無汗,仔細在掌中把玩,不免有幾分狎弄輕浮的意味,曖昧豔情油然而生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沈清秋敢怒不敢言,唯恐招來對方更加殘暴的折辱,雙拳緊握月牙指印陷入血肉,心頭恨意滔天翻湧,只恨自己無法親自手刃仇敵,才會讓自己養大的畜生幾番羞辱,一思及自己被眼前這人姦淫,成了洛冰河的洩慾工具,甚至將自己當作禁臠豢養在籠中,比個妓子還不如的張腿承歡,眼底飛快閃過一抹狠戾,唇角不自覺咬破滲出血絲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師尊這般作態是給誰看?亦或是想討弟子憐愛?」洛冰河當然不曾放過他臉上任何神情,見他這般不由得一怔,隨即沒心沒肺的調侃道。他當然不會真把對方當作是寧死不屈的貞節烈女,自然知道沈清秋不過是憎恨自己到極致,就連自己的觸碰都難以忍受罷了。但愈是如此,洛冰河就愈是產生逗弄之心,既然過去沈清秋一日不讓自己舒坦,如今也沒必要讓他好過,一報還一報,公平的很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沈清秋自然不會傻的去回應,仍是沉著張臉不發一語。洛冰河卻忽然彎下身,臉不紅氣不喘的湊上前,私密處毫無掩飾的曝露在空氣中,溫熱氣息吐在敏感會陰上,讓沈清秋猶如被人賞過巴掌般,臉頰熱辣發燙,他氣得渾身發抖,簡直太低估對方的無恥程度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層層肉褶濕漉漉一片,紅腫軟嫩的媚肉微外翻,隱約可窺探裡頭春色,坤澤承歡的好處就是身子經過乾元滋潤,越發柔軟白嫩,輕微撩撥裡頭就淫亂的分泌出水,食髓知味後肉穴伺候人的功力越發純熟,主動吞吐吸吮碩大陽具,讓對方感受肉莖受溫暖甬道包覆,享受極樂癲狂的銷魂滋味,最終任憑乾元肏開羞澀敏感的腔室,將陽元全數灑落在裡頭,孕育兩人的後代子嗣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似乎看穿沈清秋故作鎮定底下的慌亂,洛冰河伸出豔紅舌尖舔舐過對方小腹,親暱的以鼻尖蹭過對方恥毛,煽情的用指腹沾染零星精液湊至跟前輕嗅,馥郁竹香頓時充斥鼻息,令他忍不住勾起唇:「真香。」旋即又緩慢將濁液舔乾淨,彷彿在品嚐什麼上等瓊漿玉液,吃得津津有味,弄得沈清秋羞赧害臊,耳根子泛紅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無地自容的掙扎幾下,沈清秋無法繼續裝聾作啞,只得情神侷促的瞪向孽徒冷笑:「畜生!也不嫌髒!」他向來喜潔,即便是自己分泌的精水,仍是感到黏膩骯髒,因此過去極少自瀆的經驗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好笑的瞇起眸,洛冰河以指甲刮撓濕軟紅嫩的穴口周圍,又懲罰般輕彈了下他形狀姣好的玉莖,讓馬眼流出更多精液,不知饜足的淫蕩穴口張闔收縮,擠出更多透明淫水,濕淋淋的淫靡液體不斷滴落,弄髒洛冰河的一襲華貴衣袍,而他也不惱怒,反倒玩味的笑道:「師尊還真是多水呢!怎麼會髒?師尊不妨嚐嚐自己的滋味如何?」語落,他竟惡劣的將濁白精液抹上沈清秋唇瓣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腥羶苦澀的味道,瞬間自唇齒間蔓延開來,刺激著他的味蕾,沈清秋頓時面色鐵青的低吼:「洛冰河!」胃酸翻攪幾欲作嘔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洛冰河卻恍若未聞的忽然低笑出聲,隨即做出驚世駭俗的舉止,傾身以柔軟唇瓣抵住濕滑穴口,放肆大膽的用力吸吮,靈活舌頭舔過嬌嫩肉褶,不停往縫穴裡探去,粗糙舌苔刮搔著層層肉壁皺褶,酥麻快感頓時自尾椎竄上,沈清秋再也難維持鎮定理智,以手背抵住唇不讓呻吟洩出,整個人癱軟的倚靠在冰冷鐵籠上,身子也抖得跟篩糠似地,語帶哽咽的顫抖:「不、不要髒!嗯啊……髒!」

 

        似乎還嫌這般不夠刺激,洛冰河非但未停下,反而變本加厲的舔弄褻玩,以舌姦淫人前面前向來風光霽月的沈仙師,把人下身弄得汁水橫流,春水大發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洛冰河奇技淫巧玩轉的是爐火純青,沈清秋哪裡是他的對手,不一會就啞著嗓子,眼角添上一抹春色,氣喘吁吁的交代在對方嘴裡,屬於他的竹香盈滿於室,洛冰河細細品嚐後竟察覺出其中幾分甜膩,於是意猶未盡的咂嘴,難得憐愛的將自己豢養的禁臠收攏在懷中,似情人間繾綣纏綿後的溫存:「今日就勉為其難放過師尊一次,但之後可就沒有如此幸運。」隨即他的手覆上沈清秋平坦的小腹,瞬間感受到對方渾身一僵,於是便低聲笑道:「弟子還等著師尊給我生幾個小畜生呢!」

 

前天答應一個小可愛更新的份!好了!我要去韓國玩,大概好幾天又不會更新了哈哈哈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灕月 的頭像
灕月

請小心內有坑洞BOSS,跌坑請稍候~

灕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