乾元:Alpha

中庸:Beta

坤澤:Omega

 

*蕭疏寒X蔡居誠

強制標記

 

        悶熱狹窄的廂房,門外隱約傳來狎客淫詞浪語,妓子吟哦嬌喘一聲浪過一聲,盡顯一場風花雪月如何香豔淫靡。蔡居誠渾身燥熱難耐,汗水淋漓濕透衣襟,鼻息間充斥著一股奇異冷香,使他腦子昏沉難以思考,體內熱源竄入四肢百骸,彷佛置身烈火炙烤中,臉頰浮現層不正常的潮紅,眼神開始迷離渙散,忍不住粗聲喘息,高漲情欲有如箭上弦隨時都可能一觸即發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然而此刻情勢卻暗流洶湧,蔡居誠非但是處於劣勢,遭人算計後才驚覺自己早陷入敵暗我明中,稍微不留神便可能是萬劫不復。於是他咬緊牙關心一橫,強行催動腹中丹田運功,震斷自己體內經脈,撕心裂肺的疼痛讓他嘗到彷佛靈魂被撕碎的痛楚,生理性淚水模糊眼前視線,卻成功讓他神智清明幾分,然而這種傷敵一萬自損八千的作法,顯然並非長久之計,追根究柢也不過是治標不治本!

 

        強烈催情香令他身下發疼,恨不得能遵從本能紓解情欲,理智卻又頻頻將他拉回現實。蔡居誠自幼過慣清修日子,對情欲向來淡薄,又潔身自好,平日裡連自瀆都極少,他一直將自己當作是乾元修練,對坤澤雨露期的印象更是薄淺,不明白當身體受到情欲支配是何種感受?以至於當後來自己分化時,初次嘗到體內躁動的滋味,才發驚覺自己根本無法抗拒本能欲望,不得不絕望的接受自己身為坤澤的事實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武當上極少坤澤,多半也是成為他人道侶後才肯收入門,各大門派更是不敢輕易收坤澤為弟子,唯恐亂了門派紀律,現下世道的坤澤大多依附在其他天乾之下。但心性驕傲的蔡居誠根本接受不了,他無法想像自己雌伏天乾身下承歡,為他人孕育子嗣的模樣,那還倒不如給他一劍還來的痛快!

 

        於是迫不得已之下,他向一名雲夢弟子求得抑情劑,苦苦壓抑自己的真實身分,讓同門師兄弟,乃至於師長都誤以為他是名中庸,每年碰上難捱的雨露期時,便將自己關在房內佯裝閉關,實際上因為長期受藥物抑制,他經常痛得猶如身受酷刑,像有人手持利刃將自己金丹剖開,廢去所有經脈,整個人身軀蜷曲成一團不停抽搐痙攣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蔡居誠原以為隱瞞多年的計畫天衣無縫,這個秘密將會伴隨自己死去後帶入土裡,卻不料今日一時大意,中了賊人的催情香,壓抑數年的坤澤本能瞬間爆發,蔡居城的雨露期提早而至,情欲鋪天蓋地朝他卷襲來,身上甜膩香氣一發不可收拾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然而眼下還有個更為急迫的狀況,蔡居城身處點香閣,本就是供嫖客上門尋花問柳的勾欄院,一名碰上雨露期的坤澤留在此地,無疑就是直接被丟入狼窟,若是有天乾尋著香氣找上門,蔡居城怕是不願意也無力抵抗,只能接受張腿承歡的命運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就在蔡居城絕望的閉上眼,猶豫是否該自我了斷,免得淪到受人玷污的悲慘下場時,一道熟悉的松竹清香沁入心脾,瞬間讓他恬不知恥的翕合起濕濡肉穴,脹得發疼的紫紅色陽具高高翹起,尾椎竄上一陣令他難以言喻的酥麻,體內竟隱約感到空虛,恨不得兇猛肉棒狠狠捅入自己淫蕩的穴口,替自己撓撓裡頭搔癢的媚肉,肏得研磨出水才好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他自幼就知道師父蕭疏寒是名天乾,他的信香並不像其他天乾那般霸道,卻給人種莫名的安心感,因此蔡居城最喜歡嗅著師父身上的味道,期盼有朝一日能成為如他這般強大的天乾!但如今蕭疏寒清冷的信香,對坤澤卻成了致命的催情劑,蔡居城被他撩撥的理智崩斷,敏感身子不停磨蹭床榻,腰封不知何時抽開,衣襟松垮掛在手臂上,白皙胸膛兩點淺色茱萸,不停擦過金絲繡被,粗礪奇異的觸感,讓柔嫩乳珠顫巍巍立挺逐漸紅豔腫脹,如添上一層胭脂色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蔡居城神智不清下,忍不住向來者發出求助:「師父……我難受……」他難耐的蹙緊眉,手指牢牢攥緊身下被褥,眼眸氤氳層水霧,柔和向來淩厲的眉宇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隨即他聽聞耳畔傳來窸窣聲響,還來不及待他反應過來,雙手忽然受到牽制,強行遭壓在頭頂,溫熱氣息吐在敏感肌膚上,令蔡居城感到渾身顫慄,迫使他勉強清醒幾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自己身為坤澤的身分被撞破,頓時讓蔡居城驚慌不已,但眼下曖昧不明的情勢,更是讓他惶恐的猛烈掙扎起來,不明白修行太上忘情的蕭疏寒,為何會做出如此踰矩之舉,現在的自己壓根經不起這般撩撥,乾元的氣息令他身子發軟使不上半分力,蔡居城整個人狼狽不堪,胸口不斷起伏,臉色陰騭逐漸下沉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他抬腿奮力踹向蕭疏寒的小腿,不由得冷笑出聲:「蕭疏寒你瘋了不成?看清楚我是誰!」薄唇勾出幾分譏誚,似乎十分不屑對方想趁人之危,神情孤高冷傲,不容他人侵犯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但身後那人卻恍若未聞,像是求歡被拒忽然惱羞成怒,一把撕裂蔡居城僅剩的衣物,如同一頭失控的猛獸齧咬上他脖頸,不顧對方發出吃痛得驚呼,急切的用力吸吮起來,動作粗魯毫無章法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這時蔡居城才察覺蕭疏寒恐怕也遭到算計,後知後覺的戒備起來,失去意識的天乾本能想與坤澤結合,對方是真的想要侵犯自己!蔡居城忍不住低咒出聲,向身後那人怒吼:「蕭疏寒!你要是敢強行標記我,我一定不會放過你!」然而此刻的他不過就是只紙糊的老虎,只敢虛張聲勢,無法阻止對方那雙放肆大手的愛撫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接著蔡居城雙腿被人用力掰開,私密部位瞬間曝露出來,色澤淺淡的穴口恥毛稀疏透著水光,欲求不滿的主動翕張,性器勃起吐露濕滑精液,散發淫靡氣息,他屈辱的被迫敞開門戶,感受那人灼熱目光注視著的羞恥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還等不及蔡居城破口大駡,蕭疏寒竟忽然挺身向前,粗長性器瞬間抵在穴口上,刻意用力的來回研磨敏感嫩肉,體內騷心被逼得春水直流,蔡居城崩潰的頻頻搖頭:「不、不行!」自己不能被標記!嘗過天乾疼愛的坤澤,身子會被變又騷又浪,雨露期渴望天天承歡,臣服在對方身下,徹底為自己的天乾打開腔穴,讓他用肉棒填滿自己軟嫩穴壁,以精水澆灌在自己體內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蔡居城無法容忍這般折辱,更難以接受自己從此必須為他人生兒育女,他發瘋似的不停想掙脫束縛,目眥欲裂的兇狠瞪向身後那人,但卻無法阻止蕭疏寒狎弄自己紅腫乳尖的動作,對方指尖熟稔的來回撚挑,摳弄自己敏感的乳孔,刺激快感逼得蔡居城受不了般蜷起腳趾,身體不住發顫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隨即蕭疏寒將他轉過身,讓蔡居城面向自己,這時蔡居城才看清對方那明顯神智不清的模樣,臉頰同樣泛起不正常的紅,理智全失的受本能支配,只想狠狠肏乾眼前送上門的坤澤,毫無憐惜的分開蔡居城雙腿,不顧對方意願與反抗,精實腰肢用力一挺,飽滿龜頭頓時肏開層層媚穴肉褶,令兩人舒服的發出喟歎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坤澤後穴適合歡愛,柔嫩肉壁嘬著碩大陽具熱情吸吮,溫暖甬道包覆著蕭疏寒的欲望討好伺候,騷水主動分泌打濕兩人恥毛,兇狠肉棒保持九淺一深的頻率插抽起來,兩邊囊袋拍打在蔡居城白皙臀肉上,弄得會陰一片通紅,微腫穴口染上豔色,場面活色生香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蔡居城絕望的閉上雙眼,自暴自棄的放棄掙扎,難堪的別過臉,麻木接受蕭疏寒不知魘足的索討,身體彷佛快散架般,被人粗暴肏弄插抽,腰肢被對折到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蕭疏寒毫不顧及對方是否能承受這般歡愛,只是不停在他身上發洩獸欲,龜頭重重擦過體內柔嫩穴壁,激得蔡居城身體一陣痙攣,騷心被磨得發癢,淫水精液橫流,接著他用力狠狠一頂,粗長性器破開坤澤生殖腔,雨露期的坤澤極其容易受孕,尤其是初次的結合,蔡居城明知無法改變被強行標記的結局,仍噙著淚花不斷搖頭,卑微的哀求蕭疏寒別將精液射進去,他羞赧的咬住下唇:「別……別這樣,師父……我會懷孕的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他感覺對方碩大的陽具已在體內形成一個結,松竹冷香與自己的甜膩氣味纏綿交融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軟嫩腔壁舒服的蕭疏寒低吼一聲,用力肏幾十來下,將精液全數澆灌在生殖腔內,大量精水沖刷腔壁,刺激的蔡居城魂都差點飛,隨後跟著攀上高潮,性器顫巍巍勃起射出濃稠精液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蔡居城如同只擱淺的魚,躺在淩亂被褥上不停喘息,被粗魯折騰的紅腫穴口汩汩流出濁白液體,雙腿輕微打顫合不攏,他累得連根手指都動不了,初次承歡身心慘遭掠奪,體力透支的蔡居城,最終抵不過疲憊的沉沉睡去。

 

哈哈純粹想看師父在神智不清下標記蔡居城,目前預計三章結束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灕月 的頭像
灕月

請小心內有坑洞BOSS,跌坑請稍候~

灕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