◎擾民一下,最近在調查CWT35尊禮本的民調(?)如果有興趣歡迎樓下填單,感恩。

*作者腦洞大

    冰冷的劍貫穿自己的胸膛,溫熱的血濺上他的臉頰,對方眼底更是滿滿的絕望、痛心疾首,但是又不得不這麼做的掙扎,他又何嘗不懂呢?

    但是這個結局是他們都不可能在挽回的,又或者說隱約就知道,遲早會走到這一步。他們不是不想做些所謂的彌補,而是命運的枷鎖讓他們根本無從選擇,他們只能被動的接受這可悲的結局。

    「宗像,你哭了嗎?」周防有些吃力的抬起手,似笑非笑的抹去他雪白肌膚上,自己那紅的怵目驚心的血跡。

    「怎麼可能?只不過是眼底進了沙。」對方嘴上仍是說的倔強,但蒼白的臉色卻透露了主人的真實心情。

    「我不會怪你的,這是我所做的決定,只是請你替我完成。」周防苦澀的說道。

    宗像禮司微微顫抖肩膀,有些遏不可制的說:「你太任性了!你以為我是抱著怎樣的心情斬殺你?」既然同為王,周防不是更應該瞭解自己的痛苦與寂寞,為什麼要對他那麼殘酷!留自己一個人面對失去紅色的世界!

    周防默默的看著對方失控的模樣,也知道自己有多混帳,做了這種自私的抉擇。雖然宗像老是對自己冷言冷語、譏笑怒諷,但周防比誰都還明白,宗像比他所想的來的在乎自己。

    「宗像,你還有什麼心願沒有完成?」周防忽然摸不著邊的說了句話。

    宗像禮司卻愣了愣,接著皺起眉:「這句話是我該問你的吧!」

    周防卻毫不理會他,只是又不厭其煩的再重述了次:「宗像,你還有什麼心願?」

    宗像禮司本來想要說些什麼,但當他瞧見周防眼底的認真時,那些話又吞回了肚子裡,「我、我沒有什麼心願沒完成。」

    「是嗎?」周防輕輕的問著。

    宗像禮司別過頭,淡淡的說:「你有什麼心願嗎?如果你有未完成心願,我能勉強替你轉達或完成。」

    「呵!我的心願你應該明白的。」周防開始覺得眼皮有些沉重起來。

    「哼!你以為我會讀心數嗎?」宗像禮司譏諷的說。

    「啊!宗像,我沒有什麼心願和未完成的事,我只是想要你好好繼續擔任一位明智的王。」然後好好活下去!

    隨著時間的流逝,周防的體溫逐漸失溫,一向溫暖的身軀,如今竟會讓宗像感到冰冷的刺骨。

    宗像禮司難得沒有在與對方嘲弄下去,只是用那雙略為低溫,令周防感到安心的手覆在他的眼皮上:「不用你說,我也會這麼做的,之後吠舞羅那群傢伙也會好好走下去的,你不用牽掛什麼了。」

    啊!宗像真是對不起啊!明明是自己的錯,到頭來卻還是讓他一肩攔下了。但是如果能宗像能繼續走下去,他也就放心了。

    宗像安靜抱著身體逐漸冰冷的周防,突然感覺眼框裡有些溫熱,他仰起頭望像蒼穹,不讓自己的脆弱曝露出來,然後有些悵然的苦笑道:「周防,我的願望你又何嘗不懂呢?」

    我的願望只是想要你留下來啊!但是這麼卑微的願望,你卻辦不到!

灕月:
《CWT35尊禮本調查》
https://docs.google.com/forms/d/1oZKKMv2JLJyjnq2kayul3VQ-p5iiP-Lz6QZMvmSAWKA/viewform

今天是開學的第一日,所幸下午有很多空堂,就拿來打文隨便打發了,這篇是我突然靈光一閃,於是再無意識下打出來的。心痛的室長真是可口啊!(##)同時感謝願意賜票&收藏的親們,有任何問題都歡迎提出來。然後最近再做民意調查,歡迎大家賞個臉,感恩。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灕月 的頭像
灕月

請小心內有坑洞BOSS,跌坑請稍候~

灕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