*作者腦洞大

 

        清晨,乾淨的落地窗外陽光明媚,格外得使人神清氣爽,宗像禮司心情不錯的坐在舒適的皮質沙發上,難得的假日不需要為公務擔憂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嗯,宗像?」忽然周防一副慵懶惺忪的自臥室走出,看見坐在那得宗像喚了聲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宗像禮司愉快的得轉向他,「你還真是悠閒啊!睡到現在才起來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周防聞言微挑起眉:「真難得,今天的你心情看上去挺不錯的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宗像禮司瞇了瞇眼,「哼!只要你給我添亂,我的心情都會很不錯的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那還真的抱歉啊!」周防言不由衷的說著抱歉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宗像禮司倒也不在意,只是自逕將身旁的一疊相片拿起:「哦呀!這是我剛剛無意間翻到的東西,還真是令人懷念啊!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哈啊?宗像你是老人嗎?」周防面無表情得吐槽了句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嗯?你這個野蠻人還真是失禮,我這是叫回憶。」宗像禮司不滿的反駁道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……這種東西有什麼好看的?」周防隨手到了杯水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宗像禮司卻沒作答,只是意味深長得將一張相片遞了過去,周防皺了下眉還是將相片拿了過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……這是我們中學時代的相片?」看了眼那張有些泛黃的相片,周防瞟了眼宗像禮司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嗯哼!日子過得還真是快啊!當初你還是個老師頭疼的不良少年,害得我老是必須經常看管你。」宗像禮司半是回憶著說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說是看管,還不如說事向老媽子一樣碎碎念,真是吵死人了。」周防對於當初還是記憶猶新,有些受不了的說道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宗像禮司隨即瞪過去一眼,「也不想想是誰的問題?要不是有個人成天老是闖禍,我有必要對一個聽不懂人話的野蠻人碎碎念嗎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……沒人要你多管閒事。」周防沉默了半晌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哼!我只是不想有人破壞我們學校的校譽。」宗像禮司不屑的說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還真是模範生啊!」周防忍不住嘲諷句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宗像禮司也懶得與他繼續爭執下去,「那時還真是拍了不少照片呢!只是畢業後就一直忙碌於各種事,也逐漸很少拍照了。」他有些遺憾的撫上相片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……宗像。」周防突然喚了他一聲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嗯?」宗像禮司也在同時瞬間轉過頭,而冷不防的他的唇被周防霸道的堵住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你!」宗像禮司倏然瞪大眼開始掙扎起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周防這才放開他,「宗像,相片這種東西對於我們來說並不重要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宗像禮司不是傻瓜,當然知道他指的是什麼,不禁沉默了一會,然後淺笑了出來,將桌底的抽屜拉開將相片全數放進去,「也事呢!這種東西可有可無。」重要的是我們現在還在一起,有什麼比這個還要來的真實呢?又何必需要相片這種東西用來回憶?現在相處的每刻都值他們回憶上一輩子了吧!

 

灕月:

夜安。心情依舊糟透中,感謝賜票&收藏得親們,有任何問題都歡迎提出。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灕月 的頭像
灕月

請小心內有坑洞BOSS,跌坑請稍候~

灕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