友情提示
目前霹靂中毒,可能短時間無法爬出坑(๑´ㅁ`) 長期定居噗浪歡迎關注,舊刊請走通販,回覆慢可能漏掉歡迎敲私訊。 本人CP無雷,但總有幾個固定廚,希望您在我的部落格上,不要隨意抨擊我廚的CP、或惡意拆CP,請做到相互尊重謝謝。

目前分類:人渣反派自救系統 (27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乾元:Alpha

中庸:Beta

坤澤:Omega

 

*送給親友的文

*洛冰河X沈九

 

        妄想逃離洛冰河身邊失敗,被對方抓回來狠狠折辱後,沈清秋從開始的滔天恨意,到如今的身心疲倦,他已經開始懶得反抗,廢去修為的自己與魔尊實力相差懸殊,無論怎麼奮力抵抗也不是洛冰河對手,始終逃不過被對方粗暴壓著姦辱的下場,與其繼續當了婊子還想立牌坊,不如被動的麻木承受。

文章標籤

灕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乾元:Alpha

中庸:Beta

坤澤:Omega

 

*送給親友的文

*洛冰河X沈九

 

        指尖觸及灼熱硬挺的凶器,沈清秋忍不住一個哆嗦,神情慌亂無措的將手急忙抽回,臉色煞是蒼白的搖頭,驚恐向洛冰河說道:「不成!我真的承受不住!」他雙腿發軟腰臀無力,敏感淫亂的身軀禁不起瘋狂索求,不住輕微顫抖,洛冰河這種單方面施暴的性愛,令沈清秋渾身散了架似的苦不堪言,難以啟齒的羞恥處酸麻刺痛,不分晝夜的歡愛讓他早已身心俱疲。

文章標籤

灕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*洛冰河X沈清秋

ABO發情期

 

        茂林深篁,檀欒婆娑,纖細竹葉隨風沙沙作響,青翠竹枝繁密如濤,和煦暖陽灑落與粼粼水池交相輝映,折射一池破碎光影,偶有竹葉零落激起圈圈漣漪,增添幾分趣意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薰風吹拂生涼意,沈清秋如酒力不勝微醺般慵懶側躺軟榻上,青絲如上等綢緞柔順光澤,臉頰微染薄暈,唇形姣好微啟吐出溫熱氣息,胸口衣襟凌亂露出精緻鎖骨,上頭留有幾枚曖昧痕跡,隱約透露著無限風情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涼被虛搭在他身上,腰封鬆垮繫著,稍微拉扯便會散開,沈清秋身下不著寸縷露出兩條長腿隨意交疊,每寸肌膚彷彿經過精雕細琢般完美,姣好性器蟄伏在稀疏恥毛下,香豔場景叫人不禁血脈噴張。

文章標籤

灕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*洛冰河X沈清秋

*血腥暴力場景可能有
*一輛破車

 

        滾燙熱浪逐漸蔓延,難聞的腐肉與血腥味交雜充斥鼻間,猶如地獄般撕心裂肺慘叫不絕於耳,逼得人神智瀕臨崩潰邊緣,胸口有如被塊沉甸甸大石壓得幾乎喘不過氣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沈清秋雙眼充滿血絲,面目痛苦扭曲,身軀遏不可止的不停顫抖,想伸手摀住那些干擾自己思緒的聲音,奈何雙手被鎖鏈牢牢禁錮在牆上,遭人挑斷的經脈殘忍折成一個詭異弧度,細密金絲穿透琵琶骨深陷血肉中,,暗紅色血液滲透絲線,落入泥地乾涸後形成深色印子,腹腔上橫著一道猙獰傷疤,丹田內一片空蕩,身為修士命脈的金丹被人直接剮去,重創肉體與經脈,徹底毀去沈清秋一身修為。

 

文章標籤

灕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*洛冰河X沈清秋

ABO懷孕設定,梗帶球撞人

 

        酷暑難消,正值三伏天,桃李芳菲鬥豔陽,綠樹陰濃夏日長,枝頭三兩雀鳥鳴翠啼,驚擾一池春水蕩漾漣漪相映成趣。沈清秋懷胎四月有餘,身形依舊俊美挺拔,寬大袖袍掩蓋微隆小腹,精緻五官越發柔和,雖孩子到來乃意料之外,但身為坤澤有孕並不足為奇,更遑論洛冰河夜夜癡纏著自己辛勤耕耘,不想懷上也難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初孕育子嗣時,沈清秋害喜十分嚴重,腥羶食不得甜膩嚐不下,饒是在好的身子骨都也承受不住,成天寢食難安,整個人被折磨的清減不少,神情懨懨帶著憔悴疲倦。除此之外,他的體質也逐漸改變,以往神清氣爽鮮少出汗的沈清秋,如今卻極為怕熱,稍微動作便汗水淋漓浸濕褻衣,喜潔的他更是難以忍受渾身黏膩,碰上嚴酷節氣,只得穿著輕薄衣物,手不離涼扇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金獸焚安神香,輕煙裊裊縈繞,竹舍外樹蔭下一張涼蓆,沈清秋慵懶枕在上頭閉眼假寐,髮髻鬆散落下帶出幾分隨興,單薄外衣露出弧度優美的鎖骨,衣襟微亂用一根腰帶繫起,青紗垂落迤邐一地,俊美精緻臉頰染上層淡淡紅暈,旖旎曖昧油然而生,叫人不自覺浮想聯翩。

文章標籤

灕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*九妹雙性設定,雷請自行繞道

*洛冰河X沈九

 

        他的話挾帶幾分快意,毫不掩飾赤裸裸的仇恨,令沈清秋不禁感到一陣顫慄,渾身如遭雷殃動彈不得。過往歷歷在目,那句「報應」竟是一語成讖,讓他頓時啞然無語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居高臨下凝視著忽然停止掙扎的男人,洛冰河眼底滿是譏誚,唇角微彎卻顯得幾分薄涼,眉心那抹紅紋愈發鮮豔,叫人不敢直視。他像是對待情人般親暱捧起沈清秋的臉頰,似笑非笑輕柔摩娑起:「師尊貴人多忘事,肯定已忘過去是怎樣對待弟子的,不過沒關係,弟子會讓你深刻記住的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瞳孔猛然一縮,沈清秋瞬間徹底清醒,正欲推開欺壓在自己身上之人,卻是為時已晚,洛冰河得意的臉孔近在咫尺,緊接著他用力挺胯向前,粗漲陽具粗暴擠入窄穴,毫不留情的肏開柔嫩花穴,沈清秋疼得眼眶蓄滿淚花,卻又礙於高傲自尊不肯落下,身軀那個可恥之處,如同女子初破瓜般落紅,玷汙了身下純白雪花,沈清秋難堪的發出破碎嗚咽,雙腿無力的蹭著冰冷雪地,臉頰染上層淡淡薄暈,眸子卻晶亮得可怕,裡頭盛滿不敢置信的震怒與恨意,像是一把正在熊熊燃燒的火炬,要將眼前侵犯自己的畜生給吞噬殆盡。

文章標籤

灕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*九妹雙性設定,雷請自行繞道

*洛冰河X沈九

 

        陡峭冰崖上,刺骨寒風挾霜雪肆虐侵襲,皚皚白雪積三尺,沈清秋眼神渙散,癱軟無力的躺在地面,臉頰泛白,雙脣發紫乾裂,四肢凍到麻木失去知覺,身上衣袍殘破不堪,難以蔽體抵禦風寒,整個人蜷曲成一團不住發顫,彷彿殘酷折磨永無盡頭,求生不得求死不能,心智精神瀕臨崩潰,他卻連咬舌自盡的氣力都沒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就在他於死亡邊緣掙扎之際,一雙黑色靴子忽地向自己走來,隨即映入眼簾,沈清秋狼狽不堪的抬起頭,卻見到洛冰河似笑非笑的睥睨自己,如同自己是隻可有可無的螻蟻,他奮力掙扎的求生慾望,不過是取悅他的好戲,越是拼命想活下去,洛冰河就越是滿意。沈清秋像個失足跌落雲泥的仙人,沾染一身塵土不復過往出塵飄逸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一腳用力踩上沈清秋修長指骨分明的手,十指連心劇烈疼痛瞬間襲上,骨頭發出碎裂聲響,令他忍不住渾身抽搐,雙眸倏然瞪大淚水爭先恐後湧出,腦子一片空白無法思考,他終於拋棄以往驕矜風骨,向對方苦苦哀求:「放過我!求求你殺了我!」他顫巍巍抬起另隻手胡亂在空中揮舞,神智不清的哭吼著落冰河放過自己。

文章標籤

灕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*洛冰河X沈清秋

*甜餅來一發

 

        嘶——好疼!

 

        沈清秋端坐在銅鏡前,衣襟鬆垮拉下,露出半邊圓潤肩膀,仔細審視上頭青紫痕跡,以及一圈深刻齒痕,上頭還微滲著血絲,不難看出當時嚙咬力道多麼凶狠,他吃痛的摀著傷口蹙眉,這些全是昨晚洛冰河留下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哎!這熊孩子下口也不知輕重,每回央求著自己陪他廝混,隔天起來後遺症特別多,不是身上被啃的沒一處完好,要不就是腰腿酸疼,彷彿整個人骨架都要散了。

文章標籤

灕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*洛冰河X沈清秋

 

利刃割破白皙胸膛,滾燙鮮血汩汩流出,五臟六腑承受劇烈疼痛,彷彿遭燒灼般逐漸被火舌吞噬神智,當心魔劍毫不留情刺穿自己軀殼時,沈清秋身子搖搖欲墜晃動幾下,大量失血令他臉頰褪去血色,最終體力不支,猶如一只斷線紙鳶向下墬落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素潔衣袍沾染塵泥,骨骼經脈破壞殆盡,金丹乃修道之人命門,在丹田中運轉可使涓涓靈力沁入穴脈,但此刻沈清秋的小腹卻遭人剖開,金丹被活生生剜出,等同於廢去所有修為,對於一位修士無疑是比死更痛苦,而刨丹之痛宛如極刑,被挖去輕者成廢人,重者命喪黃泉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修剪整齊的指甲深深陷入泥地中,留下一道觸目驚心的抓痕,沈清秋目眥盡裂的瞪向眼前之人,喉嚨發不出半點聲音,只能猶如困獸般嗚咽,滿腔仇恨無處可洩,嘴角不停咳出鮮血,整個人氣若游絲狼狽不堪。

 

文章標籤

灕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*野外PLAY

*洛冰河X沈九

 

        微雨澹春意,煙柳風絲拂岸斜,杏花沾襟盈滿袖,春風吹盡十里香。清靜峰南面郊道外人煙罕至,位處峽谷溝壑間,桃樹環山枝葉繁密,正值三月踏青時節,桃花春水淥,水上鴛鴦浴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風光明媚,湖面波平如鏡,煙波浩渺水天一色,與岸邊桃樹相映成趣,粉嫩花蕊,灼灼其華,偶有花瓣散落水面綴胭脂,一方天地乃世外桃源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桃花落新泥鋪滿來時路,不遠處隱約傳來曖昧呻吟,引人無限遐想。一株桃樹簇擁盛放,燦若雲霞,花冠如蓋,樹下兩具身軀抵死纏綿,如頭野獸相互嚙咬,唇角溢出淫靡銀絲,氣息紊亂相交,彷彿要將對方融入血骨。沈清秋衣襟凌亂半褪,鬆垮懸於手臂,白瓷般胸膛曝露空氣,肌膚沁出一層薄汗,佈滿青紫痕跡,柔嫩乳尖微挺立,後背遭洛冰河抵在粗礪樹幹磨出紅痕。

灕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洛冰河X小沈清秋

 

        煦陽暖林間,紅杏枝頭春意鬧,驅散清晨寒意,綴著點點微光透窗櫺,灑落重重紗帷邐迤一地,兩道身影緊密依偎,抵足而眠,氣息平穩綿長,彼此情意溫柔繾綣,一脈溫存微醺纏綿情意,歲月靜好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忽地,腰間力道猛然收攏,頓時感到一緊,洛冰河自噩夢中驚醒,慌亂睜眸下意識找尋熟悉身影,試圖追求一個慰藉,卻赫然驚覺似乎有什麼不對,焦急抬眸卻不見沈清秋,徒留餘溫漸冷的孤獨空枕,徹底令洛冰河清醒,正欲坐起身時,卻察覺腰際遭一雙瘦弱胳臂環抱,他隨即錯愕低頭,卻不料恰巧與那人視線交錯,怔愣片刻身軀僵硬,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眸驚呼:「師尊!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挺拔身丈忽然變得格外嬌小,他五官尚未長開,樣貌稚嫩清秀,粉雕玉琢的小臉蛋精緻討喜,眼眸清澈明亮,神情含羞帶怯,不禁惹人對這孩子心生憐愛。 

 

灕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*洛冰河X沈清秋

*一輛破車,浴桶play

 

        水霧氤氳,熱氣騰騰,羅紗帳掩映一室春光,兩道身影曖昧糾纏,水聲激烈撲騰,隱約夾雜細微呻吟,處於安靜院落格外清晰,如根羽毛撓人心弦,無不叫人浮想聯篇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沈清秋臉頰紅潤,不知是因為熱還是緊張,身軀僵硬縮在角落,神色勉強鎮定,但飄移眼神洩漏此刻驚慌無措。此他的內心無比悲憤,簡直欲哭無淚,自己不過是外出歸來,一身風塵僕僕,渾身出汗黏膩,實在受不了的清潔沐浴,但為什麼會變成眼下進退兩難的尷尬場景!

 

        他不知道為何洛冰河又是哪根經不對,非得堅持與自己共浴,本想嚴厲拒絕卻又換得對方嘴角勾起苦澀笑意:「是弟子踰矩了。」神情有著說不出的落寞,令人不禁感到心疼。

灕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乾元Alpha

中庸:Beta

坤澤:Omega

 

*洛冰河X沈九

*兩人在一起生了崽之後

*濫竽充數祝大家520快樂

 

灕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乾元:Alpha

中庸:Beta

坤澤:Omega

 

*送給親友的文

*洛冰河X沈九

 

        近乎掠奪的瘋狂承歡,令身心徹底承受不住折磨的沈清秋,開始神智不清發起高燒,身軀彷彿被人抽空氣力動彈不得,眼皮像被灌鉛般感到沉重不已,腦袋隱隱作疼。殘破衣物掩不住曖昧痕跡,毫無氣力垂落的大腿青紫交錯,看上去慘不忍睹,裸露肌膚佈滿瑰色吻痕,一路落下隱沒於鬆散衣襟內,不難看出底下又何等的綺麗春色。

灕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乾元:Alpha

中庸:Beta

坤澤:Omega

 

*送給親友的文

*洛冰河X沈九

 

        身體本能反應,沈清秋不敢保證喜怒無常的洛冰河是否會鬆手,讓自己落水溺斃,下意識不禁攀牢對方脖頸,而這個姿勢無疑是將自己送上門,更加方便洛冰河侵犯與狎弄。

灕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*洛冰河X沈清秋

*冰妹感冒梗

*大概就是傻白甜

 

        熱、渾身燥熱,洛冰河臉頰潮紅,神情懨懨踢掉身上被褥,難耐的不住輾轉反側,高燒持續不退,體內發熱沁出一層薄汗,令向來喜潔的洛冰河有些受不了身上黏膩,情緒越發煩躁起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沈清秋端著湯藥進門,便是見到這人不顧身體抱恙,扶額欲要下榻的場景。心頭頓時一跳,連忙快步過去將湯藥放下,重新將洛冰河按回去,難得神情凝重的斥責:「趕緊躺下,還病著呢!」唉!徒弟怎麼就這麼不省心,都生病了還不安分。

 

灕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*洛冰河X沈清秋

*大概是甜餅

 

        啊啾——

 

        沈清秋從來沒想過向來身子骨不錯,又是修仙之人的自己會染上風寒,前幾日不提整個人腦袋昏沉,就是床也下不了,高燒持續不退,臉頰染上不正常潮紅,因病痛纏身而眉頭緊蹙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這模樣可把洛冰河嚇壞了,他從未見過如此虛弱的師尊,師尊向來溫潤淡然,即使面對當年瘋魔的自己也不曾示弱,雖然他嘴上不說,但任何人也看得出他處處袒護自己徒弟,面對眾人排山倒海的輿論和質疑,沈清秋始終沒有讓步,他就是這樣一個人,表面溫和儒雅,事實上有著自己風骨與堅持。

灕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乾元:Alpha

中庸:Beta

坤澤:Omega

 

*送給親友的文

*洛冰河X沈九

 

        眼底冷若寒霜,沈清秋對他的行徑幾欲作嘔,嘴角不由得扯出一抹譏誚,慘遭暴行的身體疼痛麻木,內心卻對此感到幾分厭倦與疲憊。

灕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*洛冰河X沈九

*小甜餅

*乳環play

 

        沈清秋面色鐵青坐在銅鏡前,盯著鏡中自己仔細端詳,正確來說應該是瞪著頸上青紫色痕跡猛瞧,他氣得渾身發抖,修長手指抽開衣襟繫帶,褻衣沿著圓潤肩膀滑落,露出藏於裡頭的無限春色,身上所有曖昧痕跡瞬間無所遁形,曝露於空氣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呵,還真是脖子以下不可描述!

 

灕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*洛冰河X沈九

*重返當年拜師時期

 

        重重紗幔迤邐一地,榻上沈清秋呼吸勻長胸口起伏,睫毛如蝶羽輕微顫動,眉頭卻不安穩的蹙起,他向來警覺且淺眠,任何點風吹草動都足以驚醒,即便沉睡在夢中身軀本能繃緊神經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洛冰河毫不掩飾步伐踏入沈清秋的領域,冷凜殺意瞬間激起,眸子倏然睜開,一道銳利眼神立刻掃視面前入侵者,狀態冷靜清醒彷彿方才只是閉眼假寐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瞅著榻旁站著一名神情委屈的少年,沈清秋眸底閃過一絲異樣,卻又不動聲色起身坐起,「誰允許你擅自出來?」慵懶撩開身前一綹青絲,他理了理略顯凌亂的衣襟,語氣難辨的平靜問道。

灕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1 2